优秀校友
荣退教授
返回上级
返回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 >> 党群工作 >> 校庆专栏 >> 校友风采
   
六十为春 止于至善
作者:哈理工  日期:2011-09-30  点击:1977

六十为春 止于至善

□测控04-1刘佳琦

我在哈尔滨理工大学做了8年学生,4年幼儿园,4年本科,都是人生中最美好的4年。今年是母校成立60周年,按说我也算是个地道“土著”,对母校的回忆可以从2岁时就开始谈起,但我最能体味到的,并且不会淡去的,包裹进情感的是大学的4年时光。

何兆武老先生在《上学记》中写道:“我想,幸福的条件有两个:一是你觉得整个社会、整个世界会越来越美好;二是你觉得自己的未来会越来越美好。”十分幸运的是,这两个条件在我2004年进入哈理工大学后都已存在,那时学校成为本科教学工作水平评估优秀院校,南区新图书馆、西区新食堂都在我入学后不久建成,在哈理工我参加了数模、挑战杯等科技学术竞赛,作为学校代表参加2006CUMCM(中国大学生数学建模竞赛)北京会议,获得了中国仪器仪表学会奖学金,后来又成为哈尔滨工业大学控制科学与工程专业的硕士研究生。非常感谢哈理工对我的培养,在我最渴望学习、最狂放不羁却也最一无是处的时候,默默容纳了我,令4年后的我好像直觉的、模糊的,可又是非常肯定地认为,梦想一定会实现,实现后一定会有一个非常美好的青春,一定能过上非常美好的生活。

2006年春季学期,我和同学院的宋邦焱、胡敏、王传宗、辛灿伟等几位同学被选拔加入当年数学建模队伍,成为哈理工16个竞赛队中的一员,和我同组的是自动化专业的张云霞、信息与计算科学专业的蔡博两位同学,经过一个暑假的培训和磨合,在应科院陈东彦、李冬梅、王树忠等老师的指导下,凭着全队的团结拼搏和理工数模的优良传统,我们队获得了国家一等奖;2007年,我们队又参加了美国MCM/ICM(美国国际大学生数学建模竞赛)并获得二等奖。那年寒假,许多个夜晚,王晓琮老师细致修改我们的英文论文;田广悦老师带病帮我们调试MATLAB程序;刘凤秋老师亲自给我们煮鸡蛋,这些情景令我至今都感动不已。身边是激情飞扬的同学,计算机显示器反射出橘红色的光芒,一夜奋战后,在东北深冬的清晨,我们一群人在白雾茫茫中摇摇晃晃回到寝室,寒冷的空气急促地穿过肺部,呼出来的却是白色气雾,路边是清洁工的扫帚在马路上摩擦出的哗哗声音,这一切都让我记忆犹新;在我幸福的大三学期,师生和朋友无间的情谊浓缩在为哈理工争取荣誉串联起的时光里,熠熠生辉。那一届的队员大部分的毕业去向是读研和从事技术工作,我想这与参加数模所培养的学习能力和专业技能有很大关系。

在哈理工的日子里,对于学习,我看到的是学校尊重同学们的兴趣,不遗余力地培养大家成长。材料学院对电子技术和软硬件开发感兴趣的同学可以依托测通学院的条件完成项目;电气学院的同学能够请到管理学院的老师对其创业大赛的方案提供专业意见;低年级的学生可以进入实验室与硕士研究生共同开发产品;对于爱好文艺的同学,学校提供机会打造出一首网上点击率超过三千万次的MV《我相信》和一支闪耀全国赛场的拉拉队。当然,在哈理工4年的青春里,我们必然会做一些对未来无太大实际帮助的事情,例如谈恋爱、玩游戏,在成长的过程,总会有那些天真愉快或是苦涩失落的感情真实地填充着青春年华的记忆,并在悄然流逝的岁月长河中,在心里留下不可磨灭的烙印。60年其实对于一所大学来说还很年轻,正是因为年轻,在这里没有丝毫古板守旧的规则和死气沉沉的纪律所贯彻的学校教育。有那么多机会可以任自己去选择,个人的特色得以通过哈理工的教育发挥出来。

    在大多数人眼里,只有研究型大学才称得上“著名”,而我感受到的哈理工是“一所了不起的大学”。我在这里的本科4年,不只学到了深奥的理论知识和实用的科学技术,更包括隐藏其中的关于生活和社会的经验。我现在从事的由中央高校专项资金资助的偏振光辅助导航定姿研究,其中很多实验灵感来自于大二时范剑英老师开设的《工程光学》这门课。房国志老师教了我们1年的电子技术,现在很多放大电路我只有翻书才记得清,但我清楚地记得房老师传达的“在激烈的竞争、无情的淘汰中,半步的落后即意味着消亡”的危机意识。我相信房老师的学生无论立志成为这个产业的创业者还是继承者,都在与残酷的“摩尔定律”争分夺秒中销蚀着自己,为自己以及中国电子行业的生存与发展顽强奋斗,丝毫不敢懈怠。而教我《精密仪器设计》课的袁剑雄老师则用严谨的教学态度、一丝不苟的制图和早7点就在教室等待的行为,无声地为我们树立起求学的榜样。

60岁的哈理工还需积蓄力量,从数学建模到电子竞赛,从大物实验到课程设计,4年中遇到的无数认真负责的老师使我相信,哈理工会在未来培养出更多优秀的学生。哈理工的确还存在一些不足,但客观地说,这是“一所了不起的大学”,如果把研究看成大学唯一的、决定性的使命,那么没有一所大学是真正的研究型大学。

    今日所见,为争取自己利益而不顾大局的人那么多,很多大学放弃了关于大学本质的最美好的设想。

威廉·克罗农教授在威斯康星大学150年校庆时提出,大学的任务不只是发现知识,还应转换知识和传播知识,以便使每一个人——大学新生、研究生、老师以及社会大众,理解和分享知识的重要性和力量。

《大学》中说:“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以60年为新的起点,让我们哈理工人做得更好。

下一个60年,哈理工能够在大学本质的道路上走得更稳健,因为分享知识不同于创造,她更需要的是一所著名大学的胸怀!

(本文作者现系哈尔滨工业大学航天学院控制理论与制导技术研究中心博士研究生)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学府路52号 学院办公室电话:0451-86392308 邮政编码:150080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哈尔滨理工大学